Header Ads

圖像型圖卡,是否適合運用在創傷的評估上?


大部分的使用者,看到圖像型的卡片時,會有一種習慣,喜歡用抽的方式認識圖卡,認為抽到的圖卡,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解釋,就像塔羅牌一樣。

就我所知,塔羅牌、天使卡、奧修禪卡,或者是占卜型的神諭卡(靈性牌卡)等等,在被創作的過程時,圖像本身就被賦予某種象徵意涵,透過這些象徵符號,使用者常可以獲得,超越個人智性以外的領悟與啟發。

但是,坊間許多的圖像型牌卡,圖卡內容,其實並不具有特殊的象徵意涵,像是:OH卡系列、妙語說書人故事圖卡、漣漪卡的圖卡、我們的關係卡等。因此,我認為,這些圖卡其實不適合做為純粹的占卜。

雖說,這類圖卡不能作為占卜,但某些圖卡,因為他的圖畫樣態,提供了生活的多層次面向,因此很適合助人工作者,用來開啟會談的話匣子。

此外,一些圖卡,甚至可以作為助人者初級評估之用,了解我們的來談者,是否有心靈創傷的情形。

在”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P117-119)一書中,作者提到,在不使用正統的投射性測驗狀況下,給受虐兒童看ㄧ些有人物的圖片,受虐兒對一張看似無害的圖片/照片,會出現ㄧ些驚恐、驚嚇的反應,甚至會在單純的圖片中,看到陰莖、陰道等畫面。

另外,在書籍中,也提到,從羅夏克墨漬測驗的運用中(P025),發現心理創傷者,傾向於在圖片辨識上,把自己過去的創傷,套在圖片的表達上。圖像的內容,不僅會引發受創者驚恐的情緒,他們也會把圖片內容看成是創傷內容,而不太能像一般人一樣,辨識出一般的生活情境。

在運用投射性高的圖卡,和案主工作時,我也發現了和上述同樣的現象。例如:我曾經很簡單地邀請來談者,挑一張,自己比較有感覺的卡片,並且分享。我發現在有心靈傷痛的來談者,在看到下面第一張卡片A時,很容易覺得很害怕、很憂傷(有些甚至就哭了起來),並認為傷痛難以撫平,徹底的絕望。

但相對的,一些擁有正向資源的受助者,在看到同一張圖卡時,反映的內容會是感受到寧靜、希望、有大地的看護等。

另外,在看到B這張卡片時,曾經有情感受傷的夥伴,會認為這是一種背叛,擔心和懷疑隨著自己,擔心現在的關係也會繼續受到背叛。相對的,如果沒有受過情感創傷的人,有時候就是會心一笑,覺得怎麼會這麼甜蜜,甚或有人在這張圖片中,看見搖籃、變形蟲。


從創傷的評估和個人的牌卡實務經驗中,都會發現,受創者在談論圖片內容時:

  1. 會引發更多負向情緒。
  2. 會連結到更多個人過去的負向經驗。
  3. 在解讀圖片的內容上,缺乏多變化的解釋可能。
  4. 說明圖畫時較缺乏想像力,比較作片斷的描述。

如果,助人者有這樣的敏感度,會知道,來談者分享的其實不只是圖卡的內容,來談者分享的,更是”自己的心智狀態”,我們可以藉此了解,來談者有沒有未處理的創傷、內在的復原力資源,我們不僅透過圖卡,協助案主表達,我們也透過圖卡,更清楚知道會談的目標和方向。

最後,圖像型圖卡很多,適合用來作為引發案主內在狀態、具有初步評估案主狀態的圖卡,仍然會以”不是”卡通漫畫插畫型式圖案的圖卡為主,而是帶有水彩和油畫畫風的”寫實型圖卡”或寫實照片為主。因為,水彩和油畫,在媒材的運用上,最能引發個人情緒;帶有寫實的人物的內容,能夠協助案主碰觸到內在真實,而非幻想性的世界。

一些助人機構中,也許沒有辦法購買到標準的投射性測驗(如:TAT測驗、羅夏克墨漬測驗等),進行施測評估。但有經驗的實務工作者,都能夠透過投射性質高的圖卡,再加上信任地關係,讓圖卡不只是輔助表達而已,也讓圖卡,帶我們,更清楚案主需要的協助和會談的方向。

一些在透過圖像型圖卡,進行創傷評估的小提醒,如下:

  1. 圖卡最重要的功能,仍是增進表達並與自己的心接觸,”評估”只是附加的功能。實務工作者越少以工具性的目的來運用,將能夠幫助來談者在更加信任、放鬆地氣氛下,擁有最真實自我的呈現。
  2. 圖像型圖卡是評估創傷的媒材之一。若在運用時,發現案主目前的困難和身心適應失調,可能與經驗創傷有關,適合參酌其他客觀資料,以及非口語訊息,做為共同評估參酌。
  3. 創傷的復原是一條漫漫長路,評估創傷只是起點。若圖卡引發案主負向情緒時,同理性支持(而非要案主不要去想,或轉移話題),將能協助案主在安全的照顧下,與自己的情緒接觸。
  4. 若評估出案主有創傷症狀,後續治療,宜有創傷治療專業的工作者,共同協助。


怡婷老師 / 文
我們的關係卡 / 圖

***

我們的關係卡-優惠價

原價850元,現在一律打九折。

購買我們的關係卡


免費視訊課程


在輔導工作實務上,觀摩、交流是很寶貴的經驗。在微憩心藝文化有限公司官方網站,有不同的熱心助人工作者與陳怡婷心理師拍攝錄製免費的教學錄影,供更多人參考使用。歡迎您以不同形式的參與,創造專屬於您的玩法與應用…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