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媽媽,我表現得怎麼樣?


前陣子,幫一位人氣部落格作家,也是我的老師,找簽書會的場地。當我遇見老師,簡單聊了不久後,就問了她:「老師,這場地怎麼樣?」
老師很溫柔地,就事論事地說:「除了冷氣太大聲外,一切都很好…」我心裡頭涼了一下:「啊~會不會不夠好啊!」

接著,老師演講了好一會兒,我都想著,怎麼樣讓參與課程的人,更舒服一點。

惱海浮現出,我閱讀心理治療大師亞隆所著「媽媽與生命的意義」一書中,亞隆透過小說中的人物,坦露著儘管自己專業,已受到公認的肯定,他仍然在夢境中,看見自己不斷地問著

媽媽:「媽媽,我表現得怎樣?」

腦海中又浮現,大女兒問我:「媽媽,我做什麼事會讓妳開心?」

我回答:「妳做妳會開心的事,我都開心…」

她又追著我問:「我不要妳每次都說,”我做我開心的事妳就會開心”,我真的想知道,什麼事情讓妳開心?告訴我…」

我驚訝地感受到,女兒真心在意我的感覺,她也在問我:「媽媽,我表現得怎樣?」

-----------------------------------------------------------------------------

有著家族概念的人(亞隆是猶太人,猶太人的家族觀念也很強),關係常彼此相互連結與影響。雖然我們很常說,要”做自己”,但我們更常”無法單純做自己”。我們,把我們在意的人,覺得我們怎麼樣,看得好重要。

源於西方文化的心理治療道路,認為幫助一個人找到信賴自己的眼光,是心理健康的基礎。身為獨立的個體,我們需要把「我好不好?」這樣的問題,從我們交付給別人來決定,拿回到自己手中來。可是,這條路,在有著以關係為主體的我們身上,是格外困難的道路。

在亞隆的著作中,他坦露著自己就算已經六十歲了(寫書時的年齡),仍會做出「媽媽,我表現得怎樣?」這樣的夢境。在我看來,並非傳達著他有”個人議題”尚未解決,而是想藉此公開傳達,”他接納了自己,就算年紀一大把,仍然渴望媽媽的肯定”。

是的,在我們這情感連結深厚的文化下,我們又怎能在關係中,”純然地”做自己?!
當我們訴說著,渴望被母親認可,也訴說著渴望,以一條情感的連結線,連繫著母親與自己。特別是當孩子長大了,不再需要母親了,照顧上的依賴,就轉換成了精神上的依賴。

當一個人說:[我再也不在乎母親的認可了。]常常代表著,這條情感的連結線,斷了。
在乎關係的我們,自我的概念,是”我+我在乎的人”如何看我。

當我們,能夠接納”想做自己”的自己,也接納”在意母親/別人怎麼看”的自己時。
我們於是接納了完整的自己。

在這股溫和的力量中,「媽媽,我表現得怎麼樣?」是一個人,脆弱的、坦承的,且深厚的感情線。

怡婷老師 / 文
PEXELS / 圖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