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教養上常犯的錯是,放任孩子,卻又在他犯錯時責備他。


教養上常犯的錯是,放任孩子,卻又在他犯錯時責備他。當我們覺察到這樣的互動時,提醒自己:放任的孩子,更要關注著他。

朋友在臉書上分享了一段她與一位2~3歲男孩的互動。

朋友分享她在書店裡閱讀,一位男孩的母親也在書店找尋書本。孩子的母親讓孩子在書店裡自由行動,這孩子有時候發出吚吚呀呀的的聲音,有時大有時小,有時,的確干擾了其他人的閱讀,但孩子的母親沒有制止。

朋友的眼神,不小心和小男孩接觸了,她友善地微笑和男孩示意,也請他小聲點。小男孩一開始像玩躲貓貓似地,和朋友遊戲了起來,但朋友沒有回應。

小男孩逐漸向她走了過來,在很靠近朋友的身邊,接著越來越靠近,用手指著她,像是在對她罵些什麼的語氣和姿態。

朋友覺得很怪,但不再理會,孩子於是越來越逼近朋友,罵人的姿態越來越明顯。朋友這時候,溫柔地用手勢比出了一個「噓」的動作。

孩子定了一會兒,縮回去了。不久後,又重新再用「指來指去」加「碎碎念的責備」方式,與朋友互動。

朋友在臉書上,詳實地描述這細節,讓我回想起,好些年前,自己曾經和一位國小五年級的孩子進行治療性互動,他靠近我的方式,也是指責和辱罵。

這樣的孩子很想靠近人,但靠近人的方式,卻又是這麼不協調地,不討人喜歡。

我似乎可以想到這樣的一段家庭畫面:

父母沒有時間陪伴孩子,放任或允許孩子有自由的行動和空間,孩子可以有自己的好奇與探索。然而,父母只有在孩子逾越界線時,才出面管教,告訴他這樣「不行」,是用罵的方式來制止和教導規矩。 這樣的家庭教養互動,就讓孩子形成了,個性上喜歡冒險與好奇,但是,會用指責與辱罵,和人接近。

當孩子只有超過界線,或者違犯規矩時,才獲得「制止式」或「責備式」關注。他的內心,就會看不見自己的對,只有看見了自己的錯。

這樣的孩子,在青少年期,一樣會習慣用違逆的行為,與人接近(但違逆的行為,可能變本加厲為偷竊、傷害等)。但可惜,這時候制止他的,已不在是家人,而是法律。並且,法令的懲罰,雖然短暫讓他退縮、暫時收手、表達抱歉,但這與社會接觸的習慣,卻很難改掉了。

這是我在做親職工作、犯罪青少年工作看到的連結,也有著理論性的推測。

如果,你不願意這樣的孩子,發生在自己或親友家庭。

1. 接近孩子的方式,請加入更多的關注,並「說出」他的正向行為。例如:你喜歡和人接近;你喜歡電視是遙控機。
2. 制止孩子的方式,請加入更多理解孩子的「意圖」(也可以說是同理心)。例如:你搶了爸爸手上的遙控機,我知道你沒有注意到爸爸正在用,下次,要多注意一下喔!

今日,我在菜市場買菜時,阿婆顧菜也顧他的孫。孫做好了積木玩具,說:「阿嬤,你看!」阿嬤說:「看什麼看,你沒看到我在賣菜,走」。於是,我說:「阿嬤,孫很厲害,玩具做得真好!」阿嬤靦腆笑一笑,孫也是。


怡婷老師 / 文
PEXELS / 圖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