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助人者省思:當你發願想要改變世界(或個人)現況之初,別輕忽起心動念的力量

照片出處與版權:網路

「覺醒是意識的轉化,在其中,思想和覺知是分開的」(《一個新世界》,第244頁)
心靈導師艾克哈特‧托勒曾提到覺醒的人不需任何作為,能有意識而無思想經驗當下臨在的美好。對於尋找生命目的的過程,這些人開始留意自己的內在目的而非外在目的,不再追尋成就、意義和滿足。人生目標不僅在於各式行動,所有的外在作為(例如幫助他人、照顧小孩、賺取金錢、創造成功等),而能誠實面對內在目的面對生活完全投入所做的事情,與周遭的事物產生一體和連結,放棄貪求不安恐懼。這過程或許讓自己因此踏入一個不確定性的境界,內心卻有股安定而強大驅策力,深知自己該往哪去。這些具體的情境和命運,完全能藉由生活與整體意識、心靈感知合一共融,協調一致之中。
我在很小的時候開始因為家中遭遇的事件後常問生命目的與意義的問題。在不斷追尋答案、一心想改變困境現況,我不斷設立目標、完成目標、嘗試解決外在與內在各式難題,無論心理有多少過不去的關卡,我總是自覺有辦法選擇逃避或面對克服。我一直以為自己真的突破、一路上也幾乎感到順遂,然而直到有一年我當上了主管加上當年草創社區諮商單位,無論是現況人力資源匱乏導致的辛苦,或是管理經驗不足等,「全能」、「樂觀」、「積極」的信念全部瓦解,我真的遇到了挫折、感受無助。當時候的我只知道疲累與受傷,學心理治療且用此方法助人的我以為可以使用過去所學幫助自己,卻完全無法真正改善。經歷難受終讓我知道自己必須離開,放棄看似安定、備受肯定、成功、具能力的外在面具,誠實面對我長年以來在遭遇困難時感到不知所措逃避感受痛苦孤單受傷不快樂真實情緒。我不再說自己什麼都行、我承認限制、我開始接受他人的幫助、並允許自己犯錯
「想要從痛苦之身獲得解脫,就要先了解你有一個痛苦之身,更重要的是盡量保持足夠的臨在和警覺」(《一個新世界》,第163頁)
常有人問我從事心理治療的助人工作會否變成心理有病的人。除了自己生命經驗的遭遇,或在長期陪伴眾多飽受痛苦的靈魂,坦白說不免或多或少發生替代性創傷的影響。要如何陪伴自己與案主一同經歷心靈深處黑暗幽谷,必須有足夠的自我覺察與修復個人傷口經驗、專業知識、臨在與覺知和勇氣陪伴與見證各個痛苦的人們破蛹而出重獲自由。

這幾年無論是自己或是與個案的創傷療癒工作體會發現,無底洞循環的創傷情緒除了可透過適當的神經科學知識、情緒認知行為各式助人技巧,或是從提高靈性覺知方法,例如透過正念、靜坐、冥想、身心靈自我了解課程等,有效幫助創傷修復。從生理層面,如果能有效地辨識源自大腦杏仁核活化現象可能提起負向記憶導致不斷重複或反芻表達,或許可讓負向思想獲得理性調解、得到生理上情緒認知基模的改善。透過心理衛教的方式,或許也可促進與情緒管理技巧學習。真正的修復與創傷療癒並非治療師本身的能力多好。靈魂飽受痛苦與憂傷非任何人可替代承受和體會,不受負面情緒控制的轉變,是因為當事人不再認同痛苦,痛苦也不再控制思考,從此獲得真正脫離痛苦之身的自由。此功勞,永遠是當事人自己本身,並非他人。就如同俗話說,沒有人能比自己更懂和明白自己所承受的痛。

這些年因工作關係,認識不同的助人工作者投入社會福利與心理助人工作。仔細傾聽當年開始投入公益性質社會服務工作皆有許多令人敬佩的願望與行動實踐力。他們不計個人利益、時間、金錢的投入,看似放棄了外在目的的追尋,回到傾廳內在聲音,遵循大我之道的覺醒行動,也很可能隨著現實、時間而產生質變。會將這個看見寫出來分享是因為我必須提醒,維持意識轉化與覺知、活出自己,並依生命的內在目的與感受臨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們很可能在此時此刻覺得當下所做的決定可帶來自由,也可能真的在當下感受到了自由,經驗了臨在合一的平靜。大部份時候,覺知與困頓、受傷與療癒、快樂與憂愁都只是每時每刻的變化與整體的一部份罷了。

如果連這些道理與體會你都切身經歷過了,對於你此時此刻想要改變的初衷,你還會迷失自己、失去方向嗎?

豆子老師 / 文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