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挫折中好我與壞我的分裂 到 合作】

這篇,分享的是:

當挫折的情緒風暴,壟罩在親子間時,如何脫困?
透過真誠的自省與接觸,將產生關係正向影響的循環,讓孩子和父母更親密且更有力量。

【挫折中好我與壞我的分裂 到 合作】

「要沒有耐心一次次練習,就乾脆不要練了。」
「用這種態度學習,乾脆不要學了。」
看著女兒因為練琴的挫敗感而如雷爆哭…
知道,說這些話,真挺沒耐心的,但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只因她練習同一曲目沒幾次,按錯音、節奏不對,就大力亂敲鋼琴…
人家是餘音繞樑三日不絕,她則是暴力嘶吼讓人震耳欲聾…
搞不清是心底捨不得她吃苦,還是當下無力受孩子氣的情緒干擾,
於是就說出了:「那乾脆不要學嘛!」這看似乾脆果斷的解決辦法。
結果,沒想到這句話,反而是弄巧成拙,讓她情緒上的狂風暴雨,更加劇烈。
OS:「彈得這麼痛苦,明明我就跟她說,那就不用學了,她怎麼會哭得更激烈了…」
『想是她的內心,感受到的是,我都否定自己了,怎麼連爸媽也要否定我了。』
OS:「明明知道她挫折時,不該再說這種否定的話,怎麼還是說出口…」
『想是自己內心也亂了,只想趕快停止這場暴風雨』
閱讀客體關係理論時,提到一個人心靈的自我結構,會因為遇到快樂或挫折事件,分裂成「好我/壞我」。遇到好事、被讚美的我,心中就有個「好我」;遇到壞事,不被肯定讚美的我,心中就產生個「壞我」。
從這理論來看,當孩子遇到了外在的挫折,內心能量無力因應時,就會感受到自己的「壞我」,孩子會好想消除這種我是壞的,這樣的感覺。於是就會對所學習的對象(例如:學業、鋼琴),產生憤怒/攻擊行為,而此時,孩子的內心也同樣感受到個人挫敗感。
“太過”在乎孩子的父母,容易被孩子失控的脾氣給牽動,進而引發出自己的無力感。父母的【壞我】,會隨著孩子的壞我而呈現。於是,父母下意識地也會想要消彌這種我不好的感受,就很容易說出威脅的話,希望制止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你再這樣調皮不聽話,我就不帶妳去動物園玩…」
「你再這樣不認真念書,我就取消你的零用錢喔…」
但同時,父母的內心,其實也是挫敗的。
特別是,當父母剛好自己也正經驗著挫折和無力…孩子正發作的失控脾氣,就特別容易引發父母親的無力感。
如果,父母親能在覺察到壞我力量呈現時,
不是再次指責自己,怎麼又犯錯了教養上的錯誤。
而是因著上述的論述,【理解】「原來,自己也很挫折;原來,自己也懷疑自己是否有身為父母的能力。」
那麼,為人父母,就會在此刻變得對自己寬容與慈悲。
父母親在同理自己犯錯的時候,心底正產生了一位【好我】,來照顧自己。
因著同理自己的錯誤,承認無力本身是真實的生命狀態,
於是,有能力,在心情平靜後,開放真誠地和孩子說:
「真抱歉,我自己很失控,我看到你挫折,我也感受到挫折…」
「我捨不得你學習地這麼辛苦,但你的吼叫,讓我失去了耐心…」
這不是你(孩子)的問題,而是我正在困境中/我需要學習更有耐心…
孩子沒有能力自己產生這種好我。
但聆聽了父母親的真誠之語,就會感受到被充滿照顧的【好我】力量給包圍。
於是,她會感受到:自己的挫折很真實,自己的挫折,是可以被接受的。
於是,她將逐漸擁有容忍挫折的能力,知道雖然挫折,但自己是好的,不用放棄,不必否定。
父母親需要注意的是:
自己是否常用訓話、講道理,來讓”挫折中”的孩子明白事情。
例如:「要有耐心一點,才能成大器」
「將來還有更大的挑戰,你這點挫折沒什麼。」
挫折中的孩子,面對道理時,只會感覺自己離【好我】越來越遠,因而越來越挫折,【壞我】越來越大。
而父母親在說道理時,若帶著感受到孩子怎麼這麼不成器的內在感受,其實對孩子的成長,一點幫助也沒有。
在情緒風暴中,當父母親願意撇開權威角色,讓真實自我,坦承地和孩子接觸與分享時,親子關係將能夠在真誠中,正向影響。

怡婷老師 / 文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