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關係中的堅持、威脅與妥協】

這篇,分享的是:當親子雙方各有堅持,並希望對方符合自己需求時,若能看見自己行使威脅與面對威脅,內心藏有的恐懼感,將能放下堅持,創造妥協的親密感。
【關係中的堅持、威脅與妥協】
堅持,是個人成功的關鍵。
然而,在關係世界中,個人的堅持常伴隨著控制,讓彼此深感威脅與壓力。
在所有關係中,最常有的衝突,就是雙方各有堅持,僵持不下。
有權力的一方,常透過威脅,達到個人想要的目標,沒有權力的一方,只好妥協,然後個人的自主性就越縮越小。
以親子關係來看…
傳統家庭,父母在關係中有優勢地位,在社會資訊傳播不發達的時代,爸媽說的話,常代表某種權力。在親子關係衝突時,孩子因”孝順”,個人的自主性常越縮越小,變得沒有自信;但有些孩子,被壓抑的自主性反而成為了長大後悖離家庭的力量。
新世代家庭,隨著社會資訊的傳播,或受西方文化影響,逐漸重視孩子自主性,強調讓孩子發展而非馴化。此世代,爸媽說的話,是家庭中的一種聲音、意見,而不是必定需要遵循的方向,孩子個體的自主性被看見了,但也可能不小心,養成了有膨脹自我的小孩,這時關係中的弱勢是父母親。
〔關係中的堅持與威脅〕
有權力的一方,堅持達到自己的目標時,在關係中最常行使的行動是威脅。
威脅的目的,是企圖讓對方感受到恐懼,同意有權力者的要求。
父母親的威脅,常以語言、肢體暴力的方式呈現。
「你再不乖乖完成作業,我就不帶你出去…」
「你再這樣做,我就修理你…」
而孩子的”威脅”,常是以不斷請求的方式呈現。
『媽,我錢花完了,我還欠一堆卡債,幫我一下啦…』
『爸,別人家都有模型遙控車,我們家都沒有,這樣我在學校會很丟臉耶!』
【註:事實上,孩子怎麼會威脅父母?!這段想說的是,當父母親掉入了想要符合孩子一切需求的坑,就會因感受到威脅,答應了孩子的需要。若父母親因自身恐懼而符合孩子的需求,就會讓孩子有膨脹的自我。】
〔看見威脅中隱藏的恐懼,就會放掉堅持,妥協就會出現…〕
當具有權力又愛控制的父母親,能看見威脅,將抑制了孩子自主性與成長,或終造成孩子悖背離家庭時,將會停止威脅舉動,邀請孩子的聲音出現。這樣的父母,需要反思,這麼「堅持或想控制的,到底是什麼?」給予孩子威脅的恐懼時,有一部分常是來自於自己深層的遺憾與恐懼,並把這樣的情感,丟給孩子了。例如:自己因年輕時不努力,受沒成就而苦,擔心孩子和自己一樣,所以威脅他讀書。
當強調以培養孩子自主性的父母親,能向內感受到,身為親職與日俱增的無力感時,就會知道,孩子的”要求”已侵犯了自己的自主性。這樣的父母,需要反思,若沒有辦法符合孩子的需求,會讓自己恐懼什麼?例如:我不是個好爸媽,我不夠有能力…若孩子踩住了父母親覺得自己不夠好的點,就會有著膨脹自我的孩子,但因為沒有安全感,因此自我更加膨脹。
不管是有權力或失去權力的父母親,在上述這樣關係的思考中,都將知道,不管是威脅他人,或深感被威脅,都是內在恐懼的結果。
放掉恐懼的方式,就是放掉堅持,然後就會成為關係中的妥協,於是製造了親密。
不管是多大或多小的孩子,都可以在更清楚自己的立場後,和孩子表達自己的想法。
一般對於常堅持己見的父母,邀請他們做出妥協的步伐,不難理解;但對於在關係中,每次都因妥協並失去界線的父母,更重要的是讓妥協的步伐"變小",維護自我的界線,儘管因此,孩子可能會大哭大鬧或短暫失能......但身為父母親,會在這歷程中明瞭,帶有自主性和溫柔的妥協,終將邀請孩子也進入妥協的共舞。
在這樣的關係中,就會逐漸形成彼此的”共識”,創造共同的堅持,也創造了共同的親密。

怡婷老師 / 文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