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s

助人關係的決裂和修復

[關鍵字:情感議題介入,亞斯,生命改變]文長...

幾年前,曾經有一畢業後的學生,查了我在台中上工作坊的時間,說要請教我一些感情的問題。
雖然知道時間很趕,可是我對於學生畢業後想與我的連結,我總是很珍惜,所以也答應在午休的一小時和他聊聊。

他當時和我請教的問題是:

他和一位我也認識的志工學生很親,但該同學最後因為一些對他的不瞭解,和他完全拒絕聯絡,他認為她對他是一種”情緒勒索”,用不回應來傷害他的感情。他一來向我訴說他的生氣和悲傷,二來說明很希望我可以幫他連絡這位志工學生,讓他們有機會見面談話。
我當時聽完他的描述,老實說自己也很不開心。一來是我認為關係中的彼此,任何人都有權利在不舒服的狀況下選擇結束關係,她既沒有威脅他、也沒有對他照出負面謠言,況且對方女生早已經多次表達不想持續這份關係,但他都不允許,所以才選擇用消失不見的方式來回應。二來是因為,我覺得怎麼會要求老師去幫忙牽線,老師願意和你談談聊聊,是希望和你談論你的感受和可以如何調適,並非幫忙你解決問題。
於是,在短短的談話時間期間,我很同理他的情緒感受,但也說明我沒有辦法幫忙,並且想和他傳遞”尊重該女生的感覺和決定,試著放下,才能真正給她幸福,並學習體會愛一個人,不一定要佔有。”
因為時間很有限,於是他向我要了電子郵件,說事後還要請教我,然後就離開了。
但是,事後我接到他的電子郵件,每一封都是質疑我當天所說的話,每一封都是他覺得老師怎麼沒有占在他的立場為他想,讓他非常地傷心生氣。我試圖和他解釋,我當天這麼說這麼做的用意,但他的回應:我一直要他放手,並說這樣才是幸福之道,是一種不幫忙的行為,還潑了冷水。
電子郵件聯繫數回後,我就說我真的沒辦法再和他溝通了,也許他可以找其他人幫忙討論,但我無能為力(我心頭也是很挫折)。而就在這之後,我發現自己網路上的發言,也常被這位學生在留言上酸,或甚至把我標註在他自己的貼文上,直接指名我是一位不能照顧人情緒,把自己信念強灌在別人身上的心理師。
其實我超級挫折和生氣,我明明是”幫忙,卻惹來一身腥。”超想把他的朋友身分給刪除,可是,我又覺得,身為一位老師應該有這樣的雅量,於是就保持著默默承受的狀態。
這件事情,就這樣持續了幾年。就在去年,他又查了我在台中上工作坊的時間,然後說要找我聊聊,並且請我要給他寬鬆的時間,好讓他把話講清楚。我其實真的不明白他的用意,因此希望他用網路講講就好了,但他堅持一定要和我見面講才行。一樣是基於老師與學生的道義,我還是空了下課時間,帶著非常忐忑又害怕受傷的心情赴約。
他和我提到不知道我是否記得數年前發生的事情。(我當然記得,這件事情我也超級受傷)。他竟然因為我的記得而覺得好感動。然後和我分享,他有持續看心理師接受晤談,他生活中面臨的挫折與壓力,他有被診斷出憂鬱症、焦慮症和亞斯伯格。他說,因為他正在準備碩班要畢業,但他發現如果沒有和我解決這件事情,他很難心安。
我很好奇他到底想解決什麼?!他說,因為他心中對我有恨意,所以看到我的任何事情會浮現心中的未竟事務,很想挑剔,也很想攻擊,這讓他很不快樂。他沒辦法在網路上和我真誠溝通及互動,而且他發現他真的很難搞懂網路的人際互動潛規則,已經被很多朋友封鎖。
我聽到他這麼說,心中真的非常感動,他如果真是亞斯,他竟然能在多年後,覺察到人的內心,因為恨,會想要不斷挑剔攻擊別人,並且希望和我和解。雖然他並非是來和我道歉的,但我還是和他了自己的歉意。我說,因為當時的時間真趕,也許我認為我有照顧到他的情緒,但他覺得我那時候並未在短時間內瞭解他跟女方的情況,就直接建議、要求他要放下,偏偏他又是難以放下的亞斯,他感受到我強迫他去做他難以做出的改變,這是我表達方式需要調整和學習修正。
於是,就在一個小時多的對話中,我們和解了。
因為他的這個舉動,其實也讓我更加驗證和釋懷了某些事情。驗證了,自己真心的善意,有天一定會被感受到的;還有,就算是亞斯,依然能夠透過諮商帶來覺察與改變,只是真的要時間久一點。而釋懷了,人際關係中的情感起起伏伏,如果回歸內在良知覺察已是真心,真的可以放下別人的評價。
當時,我有在自己FB寫關係分享的習慣,他請我把這段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寫下來,我答應了,但卻拖了近一年(遲遲至今才知道怎麼下筆,這篇文章請他看過後,我才放上來)。
至今知道如何下筆,是因為剛好在工作場合上,遇到了一位亞斯的孩子,在處理情感上,一樣認為對方不理他,是一種被拒絕的傷害。邏輯是:你說我和你聯絡是傷害你,那你不和我聯絡也是傷害我。於是我要你和我碰面講清楚才行(當然怎樣都講不清楚,所以對方才不聯絡不見面)。
於是,知道亞斯的孩子很強調邏輯性也夠聰明,和他討論同理對方的情緒感受真的很困難,和他辯解絕對會沒完沒了。其實,只要讓他知道他可以有的選擇性,怎麼樣的選擇對自己、對關係比較好,他就可以有好的決定。例如:讓他知道繼續和對方聯絡,對方真的會和他聯絡嗎?或者改變聯絡方式和頻率…當然,亞斯的孩子對於真實面對的失落,其實有著更難承受的巨大痛苦。他需要自尊上的肯定和提升,相較於他人更大量的同理與理解。
我在這件事情上,有了錯誤,也有了學習,和大家分享~
留言附上他希望我提供的訊息~

[如果妳/你覺得這篇文章很受用,歡迎分享喔~如果妳/你有不一樣的想法,也歡迎給予回饋喔~]

怡婷老師 / 文
技術提供:Blogger.